商业向善、温暖共生

2019-11-25 23:17:44 福建公益网 23

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最近在成都落幕。本次论坛为来自世界各地近千名的企业家和学者创造交流合作平台,共议慈善事业与影响力投资的未来。笔者受邀对本次论坛发起人、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先生进行专访,在他身上感受到商业向善、温暖共生的力量。

笔者专访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先生

尤努斯和格莱珉银行,第一家社会企业成就诺贝尔和平奖

说到社会企业,不得不提到孟加拉国经济学家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他创立了格莱珉银行,给穷人提供贷款,推动群体劳动创造财富,赚到钱后还本付息从而脱贫,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一家运用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的社会企业。2006年,为表彰尤努斯教授从社会底层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努力,他与孟加拉乡村银行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自格莱珉银行之后,涌现了越来越多社会企业,它们创造了一种模式,即通过商业模式或者金融创新解决社会问题,而不是靠公益去无偿捐赠,有时消耗了很多资源未必解决了社会问题

影响力投资助力社会企业发展

社会企业的发展给资本市场的发展带来了机会。对于社会企业和解决社会问题的这些领域的投资,在国际上叫做影响力投资,这个词是2007年由洛克非勒基金会和JPMorgan首先提出的,到现在为止只有十多年时间,但已在全世界范围发展起来。

在投资界,早期企业的股权投资被定义为风险投资。在慈善界,借鉴风险投资的方式运作企业慈善事业,将企业的捐赠视为一种“投资”,兼顾经济效益和战略发展双回报的慈善行为被定义为风险慈善。由于风险慈善的资金部分来自基金会的捐赠,其具有更强的创新风险承担能力,也带有特殊的社会意义。比如福特基金会曾经给格莱珉银行捐赠了80万美金,尤努斯把钱贷给穷人收取利息,又通过这笔资金做为一个银行的杠杆从银行贷出更多的钱,服务了800多万孟加拉的穷人。和倡导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商业企业不同,风险慈善是为了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社会。

徐永光先生与慈善事业的三十年缘份

徐永光先生于30年前创办了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在此之前他在共青团中央工作,看到很多青少年发展中的问题,觉得应该做些事情,于是推动成立了基金会,用社会的力量来关注青少年教育的问题。当时每年因为家庭贫困失学的孩子有100多万,他还做了希望工程,动用社会力量,让他们重返校园。

后来徐老师成立了南都公益基金会,支持民间公益,追求资助资金的社会效益最大化。基金会成立一直秉承着用崭新的眼光去发现、发问、去探索更根源的解决方案,过去12年来一直在做公益行业的基础设施建设,搭建了很多平台,比如中国基金会中心网、中国好公益平台、社企论坛等,希望通过这些跨界合作的平台起到一种倡导作用,改变中国的生态环境。

社企论坛的发展之路

在徐老师所搭建的公益平台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采访所在的社企论坛,如今已是第五届年会了。首届论坛由17家基金会和影响力投资机构共同发起,包括南都基金会、增爱基金会、乐平基金会等,论坛每一年都有轮值主席,还有都有更多的影响力的机构参与。今年的轮值主席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名誉理事长是马蔚华先生。徐老师商业向善的愿景还吸引了北大的马翔宇老师,成为社企论坛的总裁。

徐老师发起的社企论坛叫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所谓影响力投资就是资本对社会企业和解决该领域问题所提供的投资,致力于在解决社会问题的同时追求财务回报,通过商业、金融运作模式创造社会效益。目前这股潮流逐渐刮入中国,但概念上还需要本土化的发展。

国内影响力投资的先行者

在影响力投资方面,中国最早进入的还是公益机构、基金会,目前有十几家,包括南都基金会、乐平基金会、增爱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等。基金会的进入起到一些倡导的作用,但是它的投资的规模很有限的,需要投资界进来。中国现在明确打影响力投资的机构并不多,但也有做得比较好的,比如禹闳资本。这家机构过去十多年投资的教育、医疗、环保养老项目基本上都是影响力投资领域。其在海内外都有一定的影响力。洛克菲勒基金会旗下的影响力投资基金也正在跟禹闳资本积极讨论合作方案。

徐老师非常看好“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发展。在他眼中,经济快速发展的中国还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比如养老、医疗、教育等社会问题,到2020年这些领域都是数万亿级别的市场,正好是社会企业的用武之地。还有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等靠政府的公共支出、公益捐赠无法完全解决的问题, 都有机会靠商业手段来解决, 这背后都是商机。中国的影响力投资可以说是一片蓝海,他也期待更多商界人才进入社会企业和“影响力投资”领域。

慈善助力家业长青

在家族传承方面,慈善对家族文化的发展、家族的凝聚和家族的品牌发展都有其积极的作用,能用慈善来传承的家族往往都更有机会基业长青。

在徐老师眼中,牛根生家族在慈善领域的认识是很深的。牛根生曾在蒙牛上市之后宣布捐出所有股份。他在美国考察了洛克菲勒基金会、斯坦福基金会、耶鲁基金会、克林顿基金会等近二十家个人和家族基金会后设立了老牛基金会。作为企业家,他曾考虑的是做百年蒙牛,而在成立老牛基金会之后,他考虑的是如何做千年基金会。如今他的孩子还设立了老牛兄妹基金会,全家都投入到公益慈善,并通过家族信托来落地安排。牛根生曾经说过:“慈善是改变世界的力量之一,是“共同幸福”的守望者;慈善要关注地球上的薄弱环节,慈善要做催生新事物的发动机。“

在中国,像牛根生这样将家族财富投身慈善事业的企业家越来越多了。笔者在今年福布斯中国慈善榜发布之际曾对上榜的100位企业家进行分析,发现今年的榜单上以家族名义进行捐赠、或者两代人一起捐赠的情况陆续增多。虽然在全世界都有富不过三代的魔咒,但如果能把善财传承研究好,就有机会打破这一魔咒,使慈善成为家族传承的归宿。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家族企业投身慈善事业,他们也将共同构建商业向善,温暖共生的新生态。

——作者赵路云系《理财周刊》公益慈善研究中心主任、瞻睿家族传承研究中心创始人、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来源:理财周刊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